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 > 致公风采 > 人物写真

徐伟春——温籍侨界的热血“冷锋”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7-08-15 访问次数:1711 关闭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连日来《战狼2》热映,电影主角冷锋在非洲某国动乱撤侨时挺身而出,以一己之力奋勇保护侨民,让观影者无不热血沸腾。

电影虽是虚构的,但在真实世界里,因国外局势动荡,这些年不少华侨也经历了撤侨事件。其中,就不乏徐伟春这样的温籍华侨,为顺利撤侨,他们挺身而出、不顾个人安危,他们可谓是“冷锋”这个形象的真正原型。

 

徐伟春,致公党党员,1975年出生于鹿城区,1991年出国求学创业,现定居希腊,为希腊万豪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希腊华侨华人总商会会长。

 

利比亚撤侨

 

徐伟春给利比亚撤侨侨民发电话卡

 

2011年2月利比亚局势动荡,战争一触即发。为保护在外侨胞,中国调动了182架中国民航包机、5艘货轮,动用了4架伊尔-76运输机,租用20余艘次外籍邮轮,发起了中国政府最大规模的一次撤侨行动,把35860名中国公民接回了家,其中的13815人从希腊的克里特岛中转撤回。

“当时得知撤侨中转希腊的消息,我人还在温州,但第一个念头就是要赶快回希腊去帮忙。我参与过组织华侨协助2008年在希腊的奥运圣火传递,有组织经验,一定能帮上忙。”希腊华人华侨总商会会长徐伟春说,他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订了回希腊的机票。

 

这些场面或感动或恐怖,让他终生难忘

从温州中转北京、伊斯坦布尔,经过15个多小时的飞行,他到达希腊雅典的机场,让员工带走他的行李,就匆匆上了去克里特岛的飞机。

“听说不少人在船上感冒、发烧、晕船,我就叫人准备了些药物。然后联系了十几名希腊温商,他们都和我一样自费登岛帮忙,有的人甚至是关了店特意赶来。当时总共有60多名华侨志愿者,其中40多人是温州人。”徐伟春说。

他一到码头,撤侨的邮轮已到岸,“我听到船上几千人在喊‘祖国万岁’‘感谢祖国’‘感谢政府’,那场面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太感动了。”

人们陆续从船上下来,“应该逃得很匆忙,大多数人都没带行李,不是拎个蛇皮袋,就是把衣服卷成一团抱在手里。他们的脸上满是疲惫,我们看到有人腿受伤了,就用轮椅抬下来。我还到邮轮里喊‘有没有温州人’,不过没有人回应。”

在克里特岛上,希腊海关开了3条通道,由徐伟春等华侨帮助移民警察核实身份入关。“大部分人都没有护照,有的只有张身份证复印件。我们华侨就想办法,只要他们会讲中文、会唱国歌,我就示意移民官放行,移民官会亲切地说声‘欢迎来希腊’,然后送上一袋面包和矿泉水。”徐伟春说。

其间有一幕,让徐伟春至今难以释怀。他回忆,有一个江苏人给酒店保安塞了张纸条,保安不认识中文,于是把纸条交给徐伟春,上面写着“救我”两字。“我上前去找他,他眼神呆滞,却突然跑到人群里大喊‘快跑快跑,我们都要死了’。我们拼命去把他压制住。听他工友说,他是看到军队用机枪扫射人群,吓坏了。我们把他送去医院服用镇静剂,他一直反抗。”后来类似《战狼2》的一幕出现了,一名驻希腊武官上前喊道:“我是人民解放军,是驻希腊武官,我会保障你的安全,你不用怕。”那人这才安静地吃了药。

 

徐伟春帮下船的利比亚撤侨侨民搬行李

 

 

“温州式管理模式”,把侨民管得井井有条

据徐伟春介绍,当时一艘邮轮最多载3000人,连着11天每天都有邮轮到港,要安排他们入关、吃住、接送。而大使馆只有十几名人员,加上临时抽调过来的驻地武官,也难以应付这么繁重的接待任务。徐伟春等华侨的到来,无疑解了燃眉之急。

“这些侨民被安排在岛上几十个酒店,到处都是人。由于语言不通,连入住手续都变得极其困难。”徐伟春说,温州人就想出一套办法,他们将侨民分成50人一大队,设大队长;大队里每10人为一个小队,设小队长。侨民有任何需求都要逐级上报,最终由大队长向志愿者汇报,志愿者上报指挥部再予以执行。“因为我们对他们情况不熟悉,他们大多是工友彼此熟悉,更易管理。”

 

徐伟春在码头上维持秩序

 

几千人的就餐对酒店来说,也是一大挑战。“我们志愿者到酒店后厨,告诉厨师不要做繁复的希腊菜,做简单方便、符合中国人口味的食物。我们还协助大使馆制定就餐制度,各大队分时间分批按顺序就餐,女人、儿童、老人、伤员可以优先就餐。”

“侨民送走得太慢,是我们遇到的大难题。因为很多人没有护照,登记手续非常麻烦。”于是,温州人又开动脑筋。“我们给所有侨民编号,根据编号提前一天把他的护照信息收集录入到航空系统,有几名志愿者一直在航空公司负责输入信息。这样在机场,每个侨民手上贴着一个编号,空姐只要叫个编号,人就能登机了。原来需4个多小时的登机工作,1个多小时就完成了。”

 

志愿者们感动别人,也成全了自己

“我记得一个年轻的女会计在机场登机前,走过来一边单膝跪下,一边递给我一张纸条,我扶住她,打开纸条,上面写着‘感谢你们,希腊华人华侨’。当时我觉得我们做的一切都值了。”徐伟春说,奋战的11天,侨胞的不少作为让他倍感骄傲。

比如华侨志愿者一到酒店就说“我们不用房间,都给利比亚侨民吧。我们穿了羽绒服来,拉上拉链睡大厅沙发就可以。”还有一个姓吴的小伙子,负责开车送侨民去机场,雨天路滑来回一趟要3个多小时。他从早上9点跑到晚上10点,眼睛通红、头发发油,却还坚称能再跑一趟……那些天,每个志愿者的声音都是哑的,衣服都没怎么换。徐伟春说:“我就一身衣服,11天后回家,老婆都说我臭死了。”

就是这样的付出,2011年以温商为主的这群希腊浙商群体获颁“风云浙商”群体奖。徐伟春说:“后来大使馆说要给志愿者辛苦费,我们每个人都拒绝了,因为我们从来没想过钱,也没想到后来会获得这么多荣誉。我们开心的是帮助了别人,见证了历史,这个荣誉属于全希腊参与此次行动的华侨华人。”(来源:《温州都市报》 编辑:胡孙敏)

上一篇:义利并举 至公至善 下一篇:印尼归来的致公娣妹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