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 > 致公风采 > 人物写真

为了瓯剧,我愿成为标杆

——记致公党员、温州市瓯剧艺术研究院院长蔡晓秋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5-10-14 访问次数:5035 关闭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我是瓯剧的女儿,我愿意为了瓯剧的传承和发展,付出我毕生的追求,并将这种信念化为美丽的艺术,奉献给千千万万的观众。我真想听到观众对我说:“瓯剧唱腔真好听!瓯剧表演真好看!”这将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快乐!

——蔡晓秋

 

蔡晓秋,197610月出生,国家一级演员、致公党党员、温州市政协委员,现任温州市瓯剧艺术研究院院长。19919月就读于浙江艺术学校瓯剧班,师承瓯剧国家级传承人陈茶花及省级传承人翁墨姗。蔡晓秋以孜孜不倦的钻研作风、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默默奉献的敬业精神、扎扎实实的业绩成果赢得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肯定和高度赞誉,多次被评为温州市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先后获得温州市青年专业演员大赛金奖、浙江省戏剧节优秀表演奖、第二届中国博兴国际小戏艺术节优秀表演奖等各类奖项,先后被授予温州市“三八”红旗手、温州市“四个一批”人才、浙江省“三八”红旗手标兵、中国致公党全国基层组织建设活动先进个人、全国“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

梨园苦苦寻梦

大凡戏台上演出的都是“曾经有过”或“似曾相识”的人生,因为每一场戏就是一种人生。生旦净末丑,每一种角色都表现了不同的人生;每一种人生都演绎出不同的光彩。

用“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来形容戏剧演员,是再恰当不过了。蔡晓秋,著名瓯剧演员,工青衣闺门旦,已在瓯剧舞台上活跃了近24个年头。极富文艺细胞的蔡晓秋,从小就崭露文艺天赋,1991年初中毕业,她被选拔进入浙江省艺术学校瓯剧班学习,1997年学业完成后被温州瓯剧团录取,成长为当家花旦。平日里,演出、排戏、上课、教学,瓯剧几乎占据了蔡晓秋的全部时间,也给她带来了诸多荣誉——1997年折子戏《装疯》获得省“艺苑杯”戏曲教学大奖赛“十佳”新蕾奖、2007年新编瓯剧《洗心记》获得浙江省第十届戏剧节优秀表演奖、2010年新版瓯剧《高机与吴三春》获得浙江省第十一届戏剧节优秀表演奖、荣膺浙江省第二届戏曲表演金桂奖等。

一晃20多年过去,蔡晓秋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青涩登台。19919月进入第一届瓯剧班,虽说属于浙江省艺术学校,但因为瓯剧是温州的地方戏,师资在温州,瓯剧班也办在温州。那一年的年底,温州市举办第一届春晚,蔡晓秋与搭档方汝将就被打扮起来,彩唱了瓯剧《高机与吴三春》中的一段《江心盟誓》,虽然当时还不懂表演,不懂唱,但第一次登台的美好感觉,深深烙印在蔡晓秋心里,让她为之付出所有的努力。

艺校毕业后,蔡晓秋一直在一线舞台上演出。温州的戏曲市场,是全国最好的,但这个市场主要在农村。农村的演出条件与城市相比,真是不一般的差。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戏曲经历了市场经济前所未有的涤荡,大批演职员离开了收入低微、工作条件艰苦的舞台,消失在经商的洪流中。瓯剧班毕业的38位同学一下子走了大半,刚入道的蔡晓秋也遭遇了人生的第一次迷茫。而这个时候,蔡晓秋的父亲已经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成为当地家纺行业的龙头老大。如果全身而退,就可以过着富足、安逸的生活,坚守,则要继续卷着铺盖、游走于农村的祠堂庙台,冬天睡着冰冷的泥地,夏天穿着三层厚厚的戏服,整个人泡在汗水里。走还是留,这是个严肃的问题。蔡晓秋的母亲,一位中学语文老师,对如花似玉的女儿说:“在温州,一年赚几百万上千万的企业家不少,但能把瓯剧唱好的人可不多。唱瓯剧的就这百十号人啊!国家培养你们不容易呀,人要学会感恩,要懂得回报。”

蔡晓秋留下了,而且二十多年的坚守中就再也没有犹豫过。在蔡晓秋心中,瓯剧演员不仅是一个职业,更是她人生的图腾。因此,金钱、名誉、形形色色的诱惑,都仿若过眼云烟,唯有的是她对瓯剧事业的孜孜追求。“爱瓯剧这门艺术,就得为它付出。”蔡晓秋说,“梨园太美我的梦太轻,一次瓯剧班招生的机会,让我的梦进入梨园,不想,这竟然成为我一生的梦。”

 

一腔豪情追梦

2014年,蔡晓秋迎来了自己领衔主演的大戏——新编瓯剧《橘子红了》。916的温州大剧院,坐满了闻讯而来的戏迷,最终,蔡晓秋成功演绎了《橘子红了》中的女主角秀芬。首演结束回到后台,她欣喜地与自己的搭档、著名瓯剧小生方汝将庆祝。很多人都不知道,为了准备这场演出,蔡晓秋用尽心力,呕心沥血地创作;带着旧伤,起早贪黑地练功。

《橘子红了》是琦君的戏,原著作者是温籍的,故事发生在温州瞿溪。蔡晓秋特别喜欢阅读,觉得琦君大量文章写温州农村生活,很有亲切感,也很有共鸣。她对打造好秀芬这一角色很有信心,对用瓯剧来表演好这部小说很有信心。她的努力也得到专家和戏迷的充分肯定,观众认为,这部戏改变了瓯剧的气质,让大家对瓯剧有了新的了解。

这是蔡晓秋冲破艺术瓶颈之后的美丽绽放。其实她也曾有过苦恼,2010年之际,在舞台上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的她,觉得自己的表演没有突破,没有提高。于是她下决心找名师,再一次拜师学艺。昆曲是百戏之祖,她找到了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张洵澎,在温州南戏博物馆正式拜师,每年学一出戏,《牡丹亭》“寻梦”、《红梨记》“亭会”、《玉簪记》“琴挑”,她认真地学习唱作念打,吸取了昆曲中的细腻表演,还将张老师的压轴戏《百花赠剑》改编成瓯剧,进行演出。蔡晓秋认为学戏是艺术补钙,能给自己艺术上的提高带来很大的帮助。

瓯剧俗称温州乱弹,原来很草根,表演很土,通过一代一代瓯剧人的努力,逐渐改变了瓯剧的观感。2009年起,排了《高机与吴三春》、《东瓯王》,特别是《橘子红了》,瓯剧展现出青春、亮丽、精致、时尚的气质。戏曲是角的艺术,瓯剧的可喜变化,与蔡晓秋个人的气质相符,在生活上,她是很考究的,在舞台上,她更加认真,所以从服装、音乐到舞美,这部戏整体包装上都很讲究。

“我是个戏痴,每当听到皮黄、唱腔之时,心潮总是澎湃。人生无非寻梦一场,如杜丽娘般生死相依。堪叹世人不知岁月蹉跎,耗费多少时光,只落得‘八十岁公公进花园,手把花枝泪涟涟,花开花谢年年见,人世何曾再少年’。我在瓯剧舞台上坚守了二十四年,惟有梨园寻梦之魂未灭,一腔豪情未死。此情只有痴情戏迷才能体会,酸甜苦辣,各有真情。”

梦想照进现实

有梦的人,就会有追求,就能得到最终的幸福。蔡晓秋的梦想正在一个一个成为现实。

今年新春团拜会上,蔡晓秋和方汝将表演了一段《橘子红了》,他们的优美唱腔得到了在座的市委书记陈一新等人的高度评价。

艺术是在人身上,作为非遗的传承人,老一辈瓯剧艺术家是跟时间赛跑,将艺术传承给下一代。2008年,时隔18年之后,与温州大学合作办的瓯剧班招生。蔡晓秋当时负责这一块工作,她将相关人员分成小分队,到农村、到乡里去招。她自己跑到矾山、马屿,跟音乐老师联系,拿着自己一叠一叠的荣誉现身说法,让家长和孩子们看到瓯剧的未来,瓯剧的希望。所幸的是,经过老师们的精心挑选和培育,瓯剧大专班28个孩子,对艺术、对瓯剧都很投入,都很有追求。瓯剧有了下一代,有了传承人,蔡晓秋感觉到由衷的快乐和幸福。

蔡晓秋的努力,有了回报。她也获得了相应的荣誉:当选为温州市瓯剧艺术研究院院长、全国“三八红旗手”、第十届温州市政协委员。

生活中的蔡晓秋是一个很简单的人,很安静,不爱动;很宅,怕人多。她说,舞台上的自己已经很丰富了,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舞台上,没有精力再去折腾,除了工作,就享受陪伴女儿的时光。

出生在苍南钱库的蔡晓秋,父亲经商,母亲是老师。在她的眼里,母亲是位明白大是大非的人,她认为自己的人生能坚持到现在,与母亲很有关系。在艺校学戏,母亲探班后,语重心长和她说:“老师带你们,每个人都教一遍戏,老师流的汗,比你们还要多。”在同学们一个个离开瓯剧事业时,母亲又告诫她:“你是这一个班级的班长,是一个剧种培养的尖子生,这个时候走掉,太没有良心了。”

“我很明白自己在瓯剧这个剧种里承担的责任,这是历史赋予的责任。所以尽管我是喜欢安静的人,我也愿意为了瓯剧,成为标杆,成为旗手。因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扛大旗的人,不能倒。我们瓯剧人的心里,装着瓯剧的未来,我们将努力拓展瓯剧市场,从农村包围城市,尽量多地在城市舞台上展现瓯剧的魅力,进行常态性演出,比如,我们已经在南戏博物馆做驻场演出。我真心希望每一位观众都为瓯剧点赞,我的梦想在梨园,我的幸福就在于瓯剧的繁荣。”(周红)

上一篇:徐哲的大兵路 下一篇:静水流深见气象 只留清气满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