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8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 > 致公风采 > 人物写真

我属于宁波,我的音乐属于世界

——宁波致公党员、钢琴家郑洁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5-06-10 访问次数:2580 关闭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1981年我出生于宁波。我的人生轨迹很早就和钢琴结下了不解之缘——6岁开始学琴,10岁举办独奏音乐会,12岁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15岁与浙江歌舞团合作演奏《黄河钢琴协奏曲》,18岁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德国慕尼黑音乐与戏剧学院,24岁以第一名的成绩获得德国钢琴演奏大师级文凭即德国钢琴演奏博士学位,现为宁波大学音乐学院讲师。回顾自己的音乐之路,虽然我付出了很多的汗水和艰辛,但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因为,音乐给予了我一生的幸福。

 

学琴是父母给我的一份终身礼物

 

从小就能走上自己喜欢的音乐之路,要特别感激我的父母。学琴,是父母给我的一份终身礼物。

我出身于普通的工人家庭,父亲是一名卡车司机,母亲是一名普通的工人,从小家里经济条件就很一般。在20多年前的中国,钢琴绝对是一种奢侈品,学钢琴是一项“贵族教育”。按照当时我们家的经济情况,学钢琴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但是,我却如愿以偿了。这一切,归功于我的父母,特别是我的父亲。

父亲一直特别关心我的成长,为我倾注了比别的父亲更多的关爱。他最早发现了我的音乐天赋。在我5岁时,父亲送我一个玩具电子琴。这个只有巴掌大小的电子琴,让我无比着迷。一有时间,我就一遍又一遍地“摸”着琴键,无师自通地弹出了旋律、节奏。父亲从中看到了我对音乐的兴趣和天赋。他觉得,应该好好培养我,就把我送进了少年宫电子琴班。

半年后,好运再次降临。有一次,宁波著名的“钢琴奶奶”林元宁路过少年宫电子琴教室,对音乐特别敏感的她,被我的琴声吸引。她来到了我的身边,让我又弹了一曲,认真地听完后,她发现了我身上所具有的音乐天赋,便建议我的父母,让我到她执教的少儿艺术钢琴班学习钢琴。

从此,我与钢琴结缘,踏上了一条漫漫学琴路。

我开始学钢琴了,非常的喜欢,也非常的投入。但是,问题马上来了,家里没有钢琴,如何练琴?父亲为了能让我练琴,想尽了办法,后来幸运地找到了一户好心的有钢琴的人家,他们同意我到他们家去练琴。我的记忆里永远保存着这样的画面:父亲骑着自行车,我坐在自行车的后面,靠在父亲宽大的后背上,我能感受到父亲一脚一脚踩着自行车的节奏,那么有力,那么坚定,不仅传递给我浓浓的父爱,而且给予了我绵绵不绝的力量。从那以后,只要有时间,不管刮风下雨,父亲总会带我到位于永寿街的好心人家去练琴。但这总归不是长久之计。为了让我更好地学琴,这一年年底,父母咬咬牙,想尽一切办法,买了一架钢琴。我永远记得当初拥有钢琴时的激动。那是一种喜从天降的感觉。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我比平时更加刻苦地练琴,一方面是因为我确实喜欢弹琴,另一方面,我觉得,我一定要好好练琴,才能回报父母的这份厚爱。

父母给我的厚爱,不仅仅在为我买了一架昂贵的钢琴,给我提供了学琴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在我经历的漫长学琴路上,他们不仅一直陪伴在我的左右,而且给予我许多的帮助。特别是父亲,他不仅是我的“护花使者”,而且是我的“编外助教”。他为了让我更好地理解老师授课的内容,给我买了许多相关书籍,先自己学习、消化,再讲解给我听。同时,父亲还给我买了一些音乐会的碟片,激发我对音乐的兴趣,让我感受现场演奏的气氛,提高我的演奏能力。

 

累并快乐着的学琴之路

 

我在林奶奶那里学了两年的琴,林奶奶严谨的教学,全身心的投入,使我受益匪浅,进步很快。她是我要用一生的时间来感谢的贵人,给予我很多无私的帮助。两年后,林奶奶觉得应该有更好的老师来教我,让我的天赋得到充分的发挥。因此,她推荐我到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郑曙星教授那里去学习。这样,我开始了到上海的学琴之路。

宁波到上海,现在是很方便的,可以坐高铁,也可以开车通过杭州湾跨海大桥抵达。但在那个时候,去上海还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基本上每次都是父亲陪我去上海郑教授家。为了减轻奔波的劳累,总是选择乘坐夜航船从海上过去。我们一般在星期六晚上登船,天不亮就抵达上海十六铺码头,然后步行到郑教授家上课,星期日晚上再乘船回宁波,星期一早上到宁波后,就直奔学校上课。为了上一次课,我们有两个晚上要在轮船上度过,睡不好觉,特别是父亲,为了照顾我,更是彻夜难眠。这份辛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但是,只要能够学好琴,我们两个人都觉得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辛苦是可以通过坚强的意志来克服的,但有些事是我们无能为力的,我就碰到过好几次“意外”。比如,因为是乘坐轮船去上海,遇到刮风或起雾天气,就会影响船的航行,进而影响抵达的时间。有一次我们在星期六晚上上船,但因为天气原因,船中途抛锚,到上海时已经是周一早上,早已错过了预先约定的授课时间,白白去了一趟上海。还有一次,在我们按照约定时间赶到郑老师家时,却发现老师家大门紧闭,家里一个人也没有。那时通讯还不发达,老师不能及时联系我们,我们也没办法联系老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事后才知道是郑老师的爱人病了,她陪爱人去医院了。我们只能在门口等着老师回家,却一直没有等到,只能白跑一趟,乘坐既定的轮船回宁波。类似的情况有许多,都从不同侧面说明了远赴上海学琴的不易。现在回想起来,那些苦在记忆中沉淀成了浓浓的父母之爱。

因为有郑老师的精心指导,12岁时,我如愿以偿地考进了上海音乐学院附中。收到消息,全家都沉浸在喜悦之中,几年的汗水和艰辛,终于得到了初步的回报。事后我才知道,我能被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录取是多么的难得,我是他们那年向外地招考的唯一一位首考考生。在这里,我得到了更加系统的训练,也得到了更好的成长。18岁那年,我以第一名成绩考入慕尼黑音乐学院,师从著名钢琴家Karl-Hermann Mrongovius教授和钢琴系主任Michael Schaefer教授。

在德国留学的那段经历,是刻骨铭心的。德国留学虽然学费是全免的,但自己还得承担高昂的生活费。父母已经为我学琴付出了超过他们能力的费用,因此,我在去德国之前就暗暗下决心,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解决生活费问题,不要再给父母增添压力。因此,我在德国求学期间,除了应付繁重的学习压力,还想尽办法去打工,为自己赚取生活费。我有过丰富的打工经历,曾当过剧院的检票员、领票员,到面包房做过面包,当过钢琴家庭教师等等。为了增加收入,有时我同时打多份工。我记得,为了不让自己睡过头,能准时去上班,我在床头放了三个闹钟,设定时间一到,三个闹钟同时热闹地响起,提醒我该起床啦。打工很辛苦,但我终于挺了过来,不仅解决了自己的生存问题,减轻了父母的负担,而且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学业。这段打工经历,渐渐沉淀下来,转化成为我内心的力量,使我能够更好的理解一些大师作品中所包含的精神层面的东西,还有助于我更好地去面对自己今后的人生。

我知道自己到德国真正的目的是求学,而不是打工。因此,我把最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我在德国共学习了7年,这几年里,我苦苦练琴,技艺大进,专业素养有了突飞猛进。在导师Karl-Hermann Mrongovius教授和Michael Schaefer教授的精心指导下,到德国一年后,我就参加了有美、英、法等14个国家选手参加的德国慕尼黑国际青年钢琴比赛,并获得了第一名,同时还获得了包括“大理石键天才奖”在内的五个奖项。这次获奖,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让我增添了无比的信心。这以后,我还获得过多次的国际大奖,如世界四大顶级赛事之一的英国利兹国际钢琴比赛二轮奖、德国肖邦基金会国际邀请赛第一名、意大利塞勒国际钢琴比赛冠军、YAMAHA国际钢琴基金会奖、第19届意大利马萨拉国际钢琴比赛第二名等等。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我在德国博士毕业后,面临多种选择,但我想,我应该回到自己的祖国去,把我所学到的知识回报给自己的国家。我的想法得到了父母的支持,最终我选择了宁波大学,在自己家乡的一所高校做了一名钢琴老师。有很多人对我的选择表示不理解,有的甚至感到惋惜,但我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而且一直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我回国,不仅可以回报社会这个“大家庭”,还可以回报父母这个“小家庭”,实现“忠孝两全”。

我幸庆自己回国可以照顾自己的父母。他们为我付出那么多,我必须在他们身边,把自己的爱回报给他们。我从德国回宁波时,我的父亲已经到了癌症晚期,进入了弥留阶段。父亲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我也是父亲的精神寄托。我的回国,给了父亲莫大的安慰。我对父亲说:“爸爸,你要坚持。”爱的力量产生了奇迹,父亲起死回生,又延续了3年生命,使我可以弥补过去的时光,尽一个女儿的孝心,陪伴了父亲3年。而且在与父亲的交流中,我知道了许多过去我不知道的关于父亲的故事。父亲历经磨难的人生,以及淡泊名利、坚强刚毅的个性,就像一本无字之书,深深的教育了我,不仅影响我的人生观,而且影响了我的艺术观。有时我想,就为能陪父亲3年,我回国也值了。

我热爱教师这个职业。在做老师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对于教学,我有自己的想法。我自己从一名学生过来,有许多年做学生的经验,知道学生最需要的是什么,学生最需要的是对音乐的热爱。因此,我把上课的着力点放在培养学生对音乐的热爱上面。我反复教育我的学生:“弹琴者心里一定要对音乐充满着爱,要有对美的追求。”我总是对我的学生说,弹琴不是为了参加比赛取得名次,或者参加表演满足自己的表现欲,而是表达自己真实的情感,与自己内心的交流。我主张轻松的教育方式,不主张填鸭式的教学方法,喜欢启发式教学,培养学生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我的教学方式得到了学生们的认同,在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钢琴班的同学们送给我一份珍贵的礼物:全体同学的留言本。他们在扉页上写到:“郑老师:你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这是我们送你的一份小礼物,一定要喜欢哦。”在留言本上,留下了他们真实的声音,表达了他们上我的课的感受,以及我对他们的影响。比如,有同学写到:“亲爱的郑老师,真的很留恋您的课堂,在您的课堂上我体会到了轻松、愉悦,那是满载着收获的课堂。音乐传递着幸福、高雅,还有不一样的人生。我们留恋您的课堂,更满载着您的智慧去体会音乐的美好与多情。这是您带给我们的,谢谢!”“郑老师是一本博大的书,老师的话,很多都很难忘,就说记忆最深刻的一句吧:人的能力并不是体现在做事能力上的,而是体现在承受能力上的。您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音乐,还有超乎音乐之外的对生活的体会。”我珍藏着这份珍贵的礼物,它激励着我去当一名好老师。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为了更好的把自己的知识分享给更多的人,我创办了“郑洁钢琴艺术之家”。这是一个公益组织,旨在为宁波本地区及周边地区钢琴教师、学生及钢琴艺术爱好者提供学习、交流提高与开展学术互动的平台。这个平台,拓展了我的服务领域,我多次到全国各地及高校举办音乐会及钢琴艺术讲座,为普及和推广高雅艺术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在付出的同时,我也收获了果实:我曾应邀赴港担任第四届“海伦杯”中国作品钢琴比赛评委,获“国际优秀钢琴导师”奖、“海伦杯”,“星海杯”等少儿钢琴大赛优秀指导奖、2010“上海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最佳指导奖。我的学生也多次在国际国内多项钢琴赛事中获奖。

 

回忆自己走过的人生路,再次面对自己的艺术之旅,我认识到,我属于宁波,我的音乐属于世界。(郑洁口述,陈早挺整理)

 

上一篇:以热情与热忱为信条将西方歌剧之美带回中国 下一篇:走向“大师”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