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2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 致公风采 > 人物写真

黄文炯:龙的传人

作者:鲍百易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4-04-17 访问次数:3407 关闭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致公党黄文炯珍藏着一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在略微泛黄的纸张上,他用文字和照片记录着自己之前走过的七十余年的人生历程。翻开笔记本的封面,映入眼帘的是他用蓝色圆珠笔,描了一遍又一遍的四个大字—“龙的传人”。也许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是他对这本自述所作的序,亦或是他对自己这七十多年人生历程的高度凝练。

 

父亲常对他讲:“我们是中国人,你要回中国去。”

 

上世纪初,黄文炯的父亲为谋生计,携家带口,辗转于东南亚各国,最后在马来西亚定居下来。1936年7月,他在当地出生。儿时的他总为父母在的地方便是家,似乎没有余光中笔下那淡淡的乡愁然而,父亲常对他讲:“我们是中国人,你要回中国去。”

在父辈的打拼下,五十年代他们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橡胶园和胡椒园,家境逐渐好转。但生活条件的改善愈加增添了父亲对故土的思念,“虽不曾看见长江美,梦里常神游长江水。虽不曾听见黄河壮,澎湃汹涌在梦里。”父亲把重回故土的愿景寄托在他身上,希望黄医师能代替他为这个曾经多灾多难的国家尽一份心,出一份力。那时中国百废待兴、欣欣向荣,这也无形中也激起了黄医师及周边年轻人报效祖国满腔热情。1954年7月,他和几个年轻人在越南沙捞越乘上“芝万宜”邮轮,踏上了归国的行程。邮轮经新加坡、香港,深圳驶入国门。他人生的新篇章也由此展开。

在广州华侨补习学校短暂学习一年后,他选择了去风景优美杭州。在杭州贺兰高中读书期间的一些经历让他记忆犹新。他有幸见到了周恩来总理,深深钦佩于总理处事的得体与睿智。他作为归侨学生代表在建机场迎接陈毅元帅,元帅言谈举止间透露出来的大气也让他至今难以忘怀

 

“爱国无罪”四个字就如同稀释剂一般,

稀释了他心中所有的委屈与不平。

为了实现自己治病救人的崇高追求,高考时报考浙江医科大学被该校医疗系成功取。1960年,他走上了学医之路,也开始了与“白大褂”和“手术刀”大半辈子的缘分大学毕业后的工作履历就如他的个性一样简洁纯粹,第一行是“分配至宁波市第一医院 外科医生”,第二行便是“原单位退休”。在工作期间,黄医师潜心钻研业务,在医术上不断追求精益求精,深得同行好评。他专长于治疗乳房疾病外科、消化道外科和伤外科等方面的疑难杂症。在学术上,发表了医学论文40余篇。他坚持医德为上,仁心仁术感动患者无数。

即便如此,在文化大革命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身为归侨的黄医师仍旧未能幸免被政治怀疑和单独审查的厄运。记得那天晚上,他被揪到设在广济街的一处审查点接受调查。一个革命造反派质问道:“听说在马来西亚,你家家境很好,为啥来中国?”

黄医师坚定地回答:“因为爱国!”

这个诚恳的答案并未换来质问者的理解。相反,他听后火冒三丈,一脚踢翻了凳子,抽手就给了黄医师“啪啪”两个响亮的巴掌:“你回国肯定别有用心,你马上交代。”

“爱国无罪!”黄医师回答得铿锵有力,落地有声。

对黄医师的审查进行了大半个晚上,没有任何结果,最终只能作罢。第二天早上,黄医师依旧像没事一样出现在手术台旁。许多人难以理解,直佩服他的心态好。是的,他有着宽广的心胸,坚定的信念,也不遗忘当初回国的初衷“爱国无罪”四个字就如同稀释剂一般,稀释了他心中的所有的委屈与不平。

 

尽管条件如此艰苦,可黄文炯医师仍乐观面对,为了祖国的荣誉,

为了中马两国人民的友谊,他奋力工作,不辞辛劳。

 

1986年至1989年期间,黄文炯医师受中国政府委派远赴西非马里共和国,担任西加索医院援外专家。

马里位于非洲西部撒哈拉沙漠南缘,气候干燥炎热,热季时45℃以上的高温天气常见。每每一台手术下来浑身的洗过一样,此中的艰辛唯有身处其境者才能有所体会。身在异乡,

最为难熬的是对祖国和亲人的思念。马里的通信条件不好,援外医生信件一个月才能统一收发一次。因此,月大伙轮流骑20多公里自行车到中国使馆取信件成为援外医生最为期待的事情。

尽管条件如此艰苦,黄文炯仍乐观面对祖国的荣誉中马两国人民的友谊他奋力工作不辞辛劳。马里援医的三年期间,他与马里医务工作者共施行了2000多例外科手术,其中包括成功完成了西加索医院建院以来首例肝癌切除手术。患者肝脏手术最大的难题是术中要输血,当地血源几乎为“零”,难度、风险不言而喻,但黄医师却不曾退缩,知难而进通过科学的应对,手术取得了圆满成功。这个可喜消息在当地主要媒体《前进报》上进行了报道。消息传到国内《宁波日报》也在头版作了新闻报道。黄文炯也因此获得我国驻马里大使馆、卫生部、省卫生厅的表扬。

黄医师他们汗水没有白流,他们以精湛的医技、高度的工作责任心赢得了马里人民的尊敬。马里老百姓一碰到中国医生开口便是“西诺娃、阿加弘”,本巴拉语的意思是中国医生“好”,中国医生“棒”!三年后,当黄医师他们离开马里回祖国时,马里人民载歌载舞,用当地特有的风俗表达着对中国医生的感与不舍。

 

“当初党派只有五个人,就像棵小树苗,

如今看到她正在茁壮成长为一棵大树,我感到十分欣慰。”

 

1984年初夏一天,黄文炯医师的科室里来了两位客人,一位致公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司徒擎,另一主任廖世豪。此行来甬他们主要想在宁波建立致公党地方组织。他们向黄医师表明来意,并向他介绍了致公党党派的历史、性质和任务,建议黄医师加入中国致公党。黄医师之前对致公党已有所了解。他有个在杭州的朋友日本归侨,也是致公党员,曾提议他入党。 他也曾在报纸上留意过有关致公党的新闻报道。这次为了能更好地表达自己参政议政的主张,他抛开了思想顾虑,向致公党组织郑重地递交了申请入党的表格。很快致公党中央批复同意入党。在组织找他谈话的过程中,他因考虑医院工作比较繁忙,自己身兼市人大代表和市侨联副主席,无暇全身心投入到党派工作中,于是组织推荐叶荫叔同志担任宁波地方组织负责人

1984年7月30日,中国致公党中央直属宁波市小组在宁波市华侨饭店成立。当时小组只有5人,其中组长叶荫叔为组长,副组长为黄文炯。当年财政局拨款1000元作为党派的开办经费。在市委统战部的大力支持下,有关方拨调给小组办公用房一间(地址在苍水街150号),电话一部。

文炯回忆说小组成立初期条件比较艰苦,但工作重点很明确,以发展壮大党员队伍为主要任务。为此,他组织推荐了好几位政治立场坚定、工作积极努力的优秀人士加入致公党组织。他还在经济发展、民生改善和社会服务等方面建言献策,不断为祖国的繁荣和富强贡献力量。正是在黄文炯这样的老党员们的不懈努力下,才有了我们宁波致公党的今天。在2014年宁波致公党迎春联欢会上了,黄文炯作为当年“五人小组成员”代表之一在台上讲话,他说道:“当初党派只有五个人,就像棵小树苗,如今看到她正在茁壮成长为一棵大树,我感到十分欣慰。”

 

知晓黄文炯医师七十多年人经历的,或许会有疑问:当初是什么力量促使他舍家弃业,远渡重洋回到祖国怀抱?是什么力量让他忍受曾经遭受的屈辱,奋力工作在医疗战线上几十载?是什么力量支撑他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在异国他乡建功立业?又是什么力量让他选择加入中国致公党,为党派的事业无私奉献?我想答案就在他黑色封皮的笔记本上,他在上面用蓝色圆珠笔,描了多遍写下四个大字—“龙的传人”。(鲍百易)

 

上一篇:她是路基上的一颗小石子 下一篇:扎根舞台的瓯剧传承者